•     有多久没来过这里,有多久没有跟随那些我喜欢的东西,在许多事情上喋喋不休,在重要的事情上保持沉默。
        春天与所有美好的事物为伍,好像一切都在阳光下欣欣向荣。向日葵、水草、姑娘、孩子、植物、繁花似锦、柴米油盐、喧闹市井、大海、古镇、起航、游泳、霞光、绿色、漫山遍野、爱情。
        好像从来没有如此真切的感受过,又好像一切都不会凋亡。
        可是该死,我满脑子只有回忆和欲望,凝结着要死的丁香,惦记着那一句“In the mountains, there you feel free. I read, much of the night, and go south in the winter.”这就是四月对我的全部意义,还有我永恒的友人ZXY。
        这一年颠覆了我许多思维,不断的在人生观上按下F5键,我依然没有结婚,没有孩子。那些笃定坚信的事情,也越来越模糊,显得不那么确定。正如最近钱蕊问我“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你应该是非常独立的。”“你为什么想要一个孩子。”许多话我可以应答,但我回答不了我自己。
        很庆幸,为数不多的几位挚友在多年之后仍没有弃我而去,你们带着我的记忆,我的现在,我要将未来也献给你们。
        那些离我远去的人呀,"就让浮名轻抛剑外,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
        我一点也不认真。
        再见。
  •  

        我应该和自己说说话。

        但很多东西都变了,我的许多日志都被系统变成隐藏了,提示我说敏感词过多,于是除了我自己删掉的,被敏感掉的,寥寥无几了,大巴变了。前两天去大钟寺尚客百货,它也倒闭了,旁边那个旋转木马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倒闭店铺商品大甩卖。

        春夏秋冬又过了几年。

     

     

  • 2013-07-14

    似是故人来

     

        我要回到这里来了。

        这一年我一个字也没有写下,因为现实里说了太多,从现在开始,我要学着在生活里闭嘴。说的越多,越无力。

        两周前错过雨枫放映的情书,就琢磨着找个时间一定补上,今天是入伏第二天,昨晚小说看到半夜,醒来太阳已大晒,楼下买了午饭和三瓶水,回来开始补片。又开始抽烟了,喝着八百年没主动买过今天心血来潮买的冰镇绿茶,关灯全屏很快进入状态。看着看着我就觉得不对劲了,渡边博子一直没有从藤井树之死缓过神来,两年后仍然心心念念的怀着他或许仍在世的喜悦紧张失落与期望不断追寻疑问的心情,一下子触电一样**我全部神经。忽然有什么熟悉的感觉?我为什么单单在今天再一次尝到烟和绿茶了?这时候藤井树究竟死没死已经不太重要了。电影缓冲卡壳,我来这里了。

        上一篇已是一年多前舟山的记录了,后来的这一年里我又去了一些地方。我现在不擅长景致描写,水乡古镇的也就不再多说。印象最深的当然是去年十月和今年三月。因为烟花十月下了扬州,烟花三月又下了扬州。当然还有苏州,上海,周庄,西塘一带,细的地理位置竟记不清了。第一趟算是故事,第二趟算是终结,我算不算一个善始善终的人?

        十月,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我和谁去了哪里。三月,我却对所有人撒了慌,有时候办一点自己的私事不想说给不相干的人听。恰逢有个合适的旅伴,也要去同一个地方办私事,同样不愿意讲给不相干的人听,根本无需多说一拍即合,当天就一起上路。两个各怀心事的人并不互相打扰,话不多,彼此作伴,只有找路的时候相互商量,喝酒的时候说一些肝胆相照的话。如果扬州一带我还有第三次去的机会,一定要再去一次老啤酒厂,那是最开心的一天晚上。

        从上一篇日志到现在的一年里多,开心的事情还多着呢不是吗?但也正是这一段时间里,我经历了能碰上的最灰暗的时光,虽然现在所有事情告于段落,我已经可以让这些都在记忆里变的闪亮了。上天真是公平,凡播种必让你有所获。

        这一年鲁莽的有些多,敏感不见减少,该做的事情却不够坚持,对自己管束不够,对别人要求太多,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浮躁。唯独长进的一点是多了一种去他大爷的心态来面对各种不平事,反而不易和人冲突了。想想为什么会成这样,无非是读的太少,说的太多,没被累死差点被懒死。

        这一年里,我的朋友们有的结了婚有的离了婚,有的生了有的流了产。我送出了太多份子也送出了太多安慰。朋友们给我了一个绰号叫“主任”,就是午夜rexian里那种知心大姐的称呼,我也笑纳了,仍不断继续的扮演好“主任”的角色,为广大患者排忧解难。我也曾差一点走上婚姻的道路,现在我又了然一身安宁的看片写影评去陌生的地方或者独自去办自己的私事。只是面对自己的难,我越来越冷漠,就像对待一个陌生人一样袖手旁观。但凡我有过哭闹或放纵,我一定鄙视我自己的哭闹和放纵。

        写到一半我不专心的去看电影了,藤井树古怪的borken发音快让我笑死了。岩井俊二先生以后您在拍文艺片的时候拜托不要让日本人说英语好吗,酱紫的话文艺片一下子就变搞笑片了。

       看完了。这部本该在二十出头看的片子现在才看,自然是不会哭泣伤感,也能在最后藤井树小姐那句“因为我很害羞”中一笑了。谁都会为了藤井树先生未说出的爱而惋惜感叹吧,但谁的青春没有唏嘘呢?没有结果的往往最美好了。我现在最想分享这部影片给恭喜,告诉她当时我们除了看莉莉周,还应该看看情书。当然还有E,告诉他其实等待永远都在,也永远不会再了。因为这两个人是曾经四年全部回忆的一条线索。我很想念他们。

        外面起了凉风,我决定虎头蛇尾了。